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是她兒子說的話嗎?章霞惡狠狠地瞪著他們,大聲嗬斥,“你們高興了吧!”陸瑤無語,什麽叫他們高興了吧!顧福蘭低頭嗚嗚地哭起來。陸瑤無措地看著她,“娘,你別哭,是我不好。”顧福蘭擺擺手,哽咽著,“瑤瑤,不是你的錯,我就是心裏不是滋味。”陸瑤做得沒錯,段明傑的東西是她的,她都沒往孃家拿,章霞有什麽資格往孃家拿?段明明過來抱住她,“娘,別哭,二哥不是故意的,氣頭上的話不能當真。”顧福蘭哭得更凶了,她拍著胸...陸瑤深呼口氣,拍著她的後背,“明明,不用控製自己,你想他,那就想啊,咱想想還不行了嗎?不要勉強自己,咱想想又不犯法。”

撲哧一聲,陸瑤最後一句話逗笑了段明明。

“嫂子,你說話咋這麽有意思啊。”

見她笑了,陸瑤鬆開她,抬手給她擦淚,“好了,不能再哭了,眼睛哭腫了,明早起來娘要是問起來,咱們不好解釋。”

段明明吸了吸鼻子,哭了一場,心裏麵沒那麽壓抑了。

陸瑤抱了抱她,“明明,喜歡一個人不丟人,主動也不丟人,但是我們希望你能找一個,對你好的男人,而不是你深愛的男人,我們都不希望你受委屈,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如果唐龍喜歡段明明,那他們肯定沒有意見,還會大力支援,但是如果唐龍對段明明不上心,勉強嫁給他,明明也不會幸福。

段明明點頭,“嫂子,我懂,你們放心吧,我段明明也不是說嫁不出去了,不會上趕著的。”

其實上趕著也沒事兒,結果是好的也行,就怕段明明飛蛾撲火,最後傷了她自己。

陸瑤拍了拍段明明的手背,“明明,你還小,距離畢業還有兩年,先不著急,先順從自己的心意,你現在可能就是因為得不到,所以覺得好,也有可能時間長了,你就對他沒興趣了。”

段明明點頭,但是心裏卻很清楚,她很難忘掉唐龍,也很難再對其他男人動心了。

段明明看著陸瑤,睫毛上還掛著淚珠,“嫂子,如果,我是說如果,我這輩子不結婚,你們......”

“不結婚就不結婚啊,”陸瑤打斷她的話,“誰規定女孩子一定要結婚的啊,你有正經職業,就算以後退役了,國家也會安排工作,就算你什麽都沒有,那不是還有我和你三哥的嗎?”

陸瑤衝她眨了眨眼,“讓你三哥養咱倆不成問題。”

前世,段明明的老公在她懷孕期間出軌,被段明明抓了個正著。

段明明和小三廝打之際流產了,還傷了子宮,離婚後也是一直跟著段明傑。

陸瑤不忍心她這輩子再吃苦了。

段明明繃著唇,再也忍不住,抱住陸瑤哇哇大哭,“嫂子,你怎麽這麽好啊。”

陸瑤輕輕拍著她,“好了好了,不能哭了啊,再哭眼睛真的要腫了,你隻要記著,這個家就是你堅強的後盾,不管發生什麽事,隻要你回來,這就是你的家,誰也不能把你趕走。”

“誰要是說你年紀大了不結婚,我拿掃帚把她攆出去!”

段明明咬唇,“嫂子,你真好。”

陸瑤摸了摸她的頭發,“好了,不哭了,以後有什麽心事兒就說出來,別憋在心裏,其他事情,順其自然。”

段明明嗯了聲,“嫂子,你趕緊回去休息吧,明天你還要上班,你懷孕了不能睡太晚,我現在沒事兒了,不傷心了。”

陸瑤站起來,“行,那我回去睡覺了。”

回到臥室,段明傑拉著陸瑤的手坐在床上,“媳婦兒,明明和你說了啥?”

“沒跟我說什麽。”

明明和她說這些是信任她,她轉身說給其他人聽,那也太不值得信任了。

見她不願意說,段明傑也沒有再問。

陸瑤斜咬著唇,皺著眉頭,“老公,你說,部隊這麽多人,怎麽就讓唐龍去國防大學當教官了呢?”

段明傑:“媳婦兒,你想說什麽?”

“我就是覺得邪乎你知道嗎?”陸瑤看著段明傑,“那明明都主動表白了,唐龍做她教官,就不尷尬的嗎?”

陸瑤想不通。

“你的意思是,唐龍對明明有意思?”

陸瑤搖頭,“也不是這個意思,那軍人不都是講究一個服從命令嘛,可能就是上麵指派唐龍去的,他不能違抗命令?”

段明傑:“也許吧。”

陸瑤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了,明明和唐龍誰都沒錯,隻能說,命運捉弄人。

段明傑摟著她,“不想了,趕緊睡覺。”

一說睡覺,陸瑤有精神了,兩手扒拉著他,“老公,你早上答應我的。”

段明傑摟住她的身子,“真的沒事兒?”

陸瑤伸手扒他的衣裳,段明傑無奈抓住她的手,“這種事,要男人來。”

陸瑤笑吟吟地望著他,“好呀。”

將近三個月沒親近過了,段明傑小心翼翼地撥開她的裙子,露出白皙的兩條腿。

段明傑懸在她上方,低頭含住了她地小嘴兒。

陸瑤摟住他的脖子,小嘴兒微張回應著他。

段明傑粗糙的大手從她小腹處慢慢往上移,被他握住的那一刻,陸瑤忍不住嚶嚀一聲。

中途,陸瑤踹了段明傑一腳,“你是沒吃飽飯嗎?”

段明傑額頭的汗珠滴在陸瑤的臉頰上,天知道他隱忍的多難受。

瑤瑤難受,他更難受,但又顧念著她的身子。

段明傑也感受到了陸瑤懷孕後對這方麵的需求比之前多了一些,他又不捨得她委屈,隻好慢慢磨進去,讓她舒服又不至於傷到她。

一場情事下來,段明傑出了一身汗,他把陸瑤摟在懷裏抱著。

“媳婦兒,舒服嗎?”

陸瑤紅著小臉,“你呢?感覺好嗎?”

段明傑昧著良心說道,“感覺挺好。”

陸瑤往他懷裏鑽了鑽,“那就好。”

段明傑怔了下,視線緩緩下移,看著懷裏的妻子。

“媳婦兒?”

陸瑤嗯了聲,“什麽?”

段明傑想了想,說道,“沒什麽。”

看來不是瑤瑤想要,是瑤瑤覺得,他想要。

段明傑沉默了會兒,還是說道,“媳婦兒,其實我沒有那麽難受,要不要都沒事兒的。”

陸瑤眨了眨眼,他怎麽會不難受呢,以前她身上來幾天,他都憋得難受,更別說小三個月了。

陸瑤爬到他身上,“老公,我覺得剛才就很好,主要是,我也想要你,嘿嘿。”

段明傑無奈失笑,環抱著她的身子,“媳婦兒,你這裏是不是變大了?”樣,臉頰白裏透紅,愣是讓周遭的男人看紅了臉。段明傑抿唇,握住陸瑤的手,宣示主權。段華偉同樣看晃了眼。劉語嫣惡狠狠地瞪著陸瑤,賤人就是賤人,當著她男人的麵還勾引人!“我說有些人啊,就是不害臊!”顧福蘭啐了劉語嫣一口唾沫,“還沒結婚呢,就開始說是誰誰的女人了,我看啊,是想男人想瘋了,說白了就是逼癢癢,想讓人操!想男人回家去啊,在這胡亂攀咬,怕不是男人沒有滿足你吧!”顧福蘭一個幾十歲的婦人,嘴巴沒個把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