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盤盤的牛肉、羊腿、烤魚和各色水果乾果。一群僕役正在不遠處忙碌的架鍋做飯,輪流上菜,還有一群衣著華麗的男人正圍著她們伺候,倒酒喂肉。遊龍生等人一眼就看到了這群女人中最胖的一個。她簡直就是一個女巨人,即便坐著,也比普通人站著矮不了多少,身上穿著特質的絲緞宮裙,戴著金釵,畫著濃妝,仿若一座肥肉肉山,也仿若一尊外門邪神。此時她一手拿著大雞腿,一手端著金酒杯,一口吃著,一口喝著。而在她旁邊,還有五六個男人...第127章

金錢幫再出場

西門柔衝著丁白雲豎起了大拇指。

丁白雲莞爾一笑,但還是給自家男人爭爭麵子,“其實很多道理還是生哥告訴我的。”

遊龍生伸手扶額。

幸虧李尋歡性格挺好的,否則他真的擔心自己的喉嚨上被開一個洞。

另一邊,一眾吃瓜群眾隻感覺大開眼界,想不到今天有幸,竟然聽到了李尋歡這種江湖名人的狗血八卦。

實在是太刺激了!

我可以吹一輩子!

但一想到林詩音和李尋歡的關係,李尋歡也許現在就在附近的某個角落裡暗中守護著林詩音,他們就又有點害怕了。

人的名樹的影,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幾乎已經成了江湖傳說,由不得他們不怕。

君不見二十年後馬空群看到飛刀都魂不附體,他們這些在中原地界廝混的小嘍囉,怎麼可能不害怕小李飛刀?

李尋歡的飛刀隻要對你出手,就意味著你已經死了。

“怕什麼,李尋歡也隻有一柄飛刀,好吧撐死了給他算十柄,這次來的有名有姓的江湖人至少一百個,李尋歡怎麼可能殺的過來,到時候咱們隻要不去動林詩音,就不會有事。”

“正是,正是!朝兄兩位的刀法也非凡俗,就算真遇上了,也有一戰之力!”

“胡姑娘也是暗器行家,隻要多多注意,未必沒有勝機。”

段開山四人和朝家兄弟開始互相打氣,聽的西門柔一陣冷笑,“死到臨頭猶不自知,財迷人眼,也算是蠢死的。”

朝家兄弟神色一變,段開山更是拍案而起,“你是什麼東西,敢在這裡胡說八道?我看伱纔是死到臨頭,活不過今天晚上!”

楊承祖已經提上了手裡的槍,胡非和胡媚的雙手都縮排了袖子裡。

隻不過還不等他們出手,門外就響起了一道冷笑聲。

下一刻,四個黃衣人就出現在了小店門口。

段開山的喊聲突兀中斷,六個人的臉色就全都變了,他們做夢都沒想到,興雲莊此事,竟然把金錢幫也給引出來了。

更重要的是,金錢幫的人竟然堵在了小店門口!

四個金錢幫的幫眾,其中有兩個還是遊龍生早上見過的,雖然他不認識,但也能看出來武功不弱,至少對付段開山六人,是絕對沒問題的。

但是這四個人堵在門口,卻絲毫沒有進來的意思,而是垂手站在店門旁邊,低眉順眼,似乎隻是陪襯。

他們的確隻是陪襯。

因為另一個身穿黃衣的年輕人,已經揹負著雙手,迤迤然的走了進來。

他走的不快,甚至可以說很慢,長的很秀氣,態度也很斯文,看起來就像是剛走出書院的書生。

但段開山六人看到他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鬼,臉色都白了。

年輕人也穿著黃衫,但是黃衫上卻鑲著一道金邊,長相雖然秀氣,但麵上卻冷漠如冰。

上官飛!

來人正是上官金虹的兒子,上官飛,原著裡一個出場不凡,死亡突兀的龍套男。

上官飛一進來,眼睛就盯在了遊龍生這一桌,先是看著西門柔冷冷一笑,然後又轉向遊龍生,淡淡的道,“遊莊主和丁姑娘,也對興雲莊有興趣嗎?”

遊龍生就笑了,“我有必要嗎?”

上官飛眼神一閃,搖頭說道,“沒必要。”

遊龍生的藏劍山莊雖然說不上是日進鬥金,但是最近一年來商路開拓,賺的也不少。

遊龍生的武功得自家傳和天山雪鷹子,也早已登堂入室,當然不會轉修這勞什子飛刀。

“聽說遊莊主和李尋歡是朋友。”上官飛問道。

“我也是金錢幫的合作夥伴。”遊龍生說道。

上官飛就不說話了,因為遊龍生擺明瞭車馬,兩不相幫。

確認了遊龍生對金錢幫的行事不會產生妨礙,上官飛就不理會他了,然後目光就掃過了段開山六人,在六人驚恐的眼神裡,慢慢走過去,自懷中掏出六枚銅錢,在六人頭頂各放了一枚。

段開山六人就彷彿變成了木頭人,不敢說話也不敢反抗,竟然任由上官飛將銅錢放到了自己的頭上。

然後上官飛就來到了天機老人和孫小紅這一桌,試探了一下他們的武功,卻沒有試探出來。

緊接著,他又到最後一桌,背對著眾人,拉起了那個中年人的頭髮,發現他已經醉到人事不省。

上官飛在小店裡環視一圈,伸手指了指外麵,段開山六人就乖乖的起身,哭喪著臉,梗著脖子,慢慢的走到了門外,站進了門外四個黃衣人剛剛在地上畫好的圈子裡。

丁白雲淡淡的道,“金錢幫真是好大的威勢。”

遊龍生攤攤手道,“誰讓人家有一個天下無敵的幫主呢。”

西門柔撇撇嘴,眼看上官飛坐到了剛才段開山四人的桌子旁,他就準備起身,去另一桌坐下。

“西門兄去哪兒?”

“等一個好朋友,和你們無關。”西門柔嘴裡說著,就走到了剛剛朝家兄弟的桌旁坐下。

丁白雲目視遊龍生,遊龍生卻看向門外,“能讓西門兄如臨大敵,估計不是簡單人物。”

上官飛看看旁邊的西門柔,又看看遊龍生和丁白雲,若有所指的道,“凡是和金錢幫為敵的,都不會有好下場。”

西門柔嗤笑一聲,“等你什麼時候有了上官金虹的武功,再來和我說這句話吧。”

上官飛臉色一變,卻真的不說話了。

遊龍生又嚼了顆花生,饒有興趣的看向上官飛。

其實上官飛的武功不弱,不,應該說很強,以他的年紀,能練到如今這個境界,幾乎都可以說是出類拔萃了。

在原著裡,郭嵩陽一劍秒了諸葛剛,但卻被上官飛用雙環夾住了鐵劍。

若是按照這個對比,上官飛都比《兵器譜》排名第八的諸葛剛更強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上官飛雖然強,但絕不是諸葛剛的對手,否則在他們出場時,就不會是諸葛剛的衣服上鑲著兩道金邊,上官飛的衣服上鑲著一道金邊,和燕雙飛、高行空、唐獨並列了。

而且遊龍生見過郭嵩陽的劍法,也見過西門柔的鞭法。

嚴格來說,郭嵩陽的確比西門柔要強,甚至強的多,但若說一招秒,那就太誇張了,他又不是一刀定生死的李尋歡。

按照遊龍生的推斷,郭嵩陽的確有秒殺高行空的實力,但是秒殺諸葛剛,實在是佔了兵器之利。

嵩陽鐵劍是大開大合的劍法,金剛鐵柺更是硬碰硬的武功,他們交手,當然要先剛一下正麵。

然後諸葛剛就死了。

遊龍生估計諸葛剛死都沒有想到,他那六十三斤的金剛鐵柺,竟然會被郭嵩陽一劍削斷!

而有了防備的上官飛,纔可以夾住郭嵩陽的鐵劍。

但他的武功實在和郭嵩陽差著檔次,所以又被郭嵩陽一招反製,直指咽喉。

所以,根據他和燕雙飛等人並列,又能擋住郭嵩陽一招劍法的實力來看,他的武功應該在《兵器譜》二十多名。

比燕雙飛和高行空等人略強,又比諸葛剛差了不少,在有防備的情況下,也隻能擋下郭嵩陽一招。

遊龍生對比了一下,比自己弱多了。

首先自己的遊龍劍也是神兵利器,其次又經過接近一年的修煉,武功更進一步,比之諸葛剛和西門柔也就是一線之差,或者說其實已經差不多了,就算對上郭嵩陽,也不會敗的太快。

甚至隻掠陣不出手的話,說不定還能對他們產生一絲威脅。

換句話說,他現在的武功,應該已經逐漸接近於原著裡和荊無命對戰時候的丁乘風。

至少吃瓜看戲的實力是絕對足夠了。

(本章完)收起了笑容,彭嶽也是臉色一定,點點頭道,“不錯,確有此事,我們知道。三個月前,我接到了五虎莊的戰帖,他們會派出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秦雷前來比刀,定論五虎斷門刀正統歸屬。”旁邊一個彭家的壯漢粗聲說道,“彭家的五虎斷門刀傳承幾百年了,他們在百年前不知道從哪裡淘出來了一冊老祖遺落的秘籍,竟然號稱五虎門的隔代傳人,五虎斷門刀的正統,真是可笑!”另一位鬚髮花白的高大老者冷笑一聲,“我們沒有理會他們也就罷了,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