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進了小亭,一把扶起了阿飛,在他的身上連連拍打,“你的穴道還沒有完全解開吧?竟然還能這麼快,你怎麼做到的?”解開了阿飛的穴道,遊龍生又揮手將身上大氅解下來披在了阿飛身上,他剛剛被打的跟死狗一樣,還趴在雪地裡,身上早已溼透了。阿飛並不在意,斜了遊龍生一眼,“我就算告訴你,你也做不到。”遊龍生傲嬌的哼了一聲,“我也不想做到,你的劍太快了,直來直去,練的腦子也快到不會轉彎,我纔不想和你一樣,忙沒幫上,還被...第1章

開局就和林仙兒……

冬日的夜裡,冷風呼嘯。

但是燃燒著好幾盆炭火的室內,卻溫暖如春。

躺在床上的青年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架子床頂上的雕花木柱和暖黃帷幕,在暗淡的燭火之下,閃爍著曖昧的光影。

一隻如春蔥般的白嫩玉手,輕輕在青年的胸膛上劃過,溫柔而甜美的聲音,就在青年耳邊響起,“你在想什麼呢,都不和人家說話?”

和說話聲一起的,就是滑膩和柔軟的觸感,貼在了青年的胳膊和身側。

青年的大腦直接宕機。

“你可還是在生氣我和秦重說的那些話?”

甜美的女聲還在繼續,“我這也是為了你好,畢竟秦重的父親是鐵膽震八方秦孝儀,在江湖上威名赫赫,我知道你不怕他,但是人言可畏,更何況……”

女聲頓了頓,抓著青年的手,輕輕放到了某處。

“你要相信我,我和其他人都隻是逢場作戲,而你……”

與此同時,帶著幽香的氣息,就吹在了青年鬢角,“我都把身子給你了,你還有什麼可生氣的呢?”

青年的大腦宕機結束,僵硬的扭過頭來,終於看到了說話的正主。

雪肌玉骨,細柳生姿。

略帶弧線的柳葉眉,挺翹的瓊鼻,飽滿的紅唇,白皙紅潤的如玉容顏,特別是那一對明亮水潤彷彿會說話的眼眸,都似乎在告訴青年,她有多愛他。

青年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即便自己腦海中已經知道了這女子的長相,但此時依然不得不感嘆。

漂亮!

太漂亮了!

確實是毫無瑕疵!

如此近距離的觀看,也是毛孔細膩,麵板水嫩飽滿有光澤,放到現代,即便是高畫質生圖,也是最能打的那一批。

青年以前看到的這種臉,都是在網上p過的美女美照。

放到古代,被人稱呼一聲【武林第一美人】,確實也不過分。

……

是的,這個女人,就是林仙兒。

而青年,則剛剛和林仙兒酣戰了一場。

他的腦海記憶裡還有剛剛酣戰的細節,隻不過實際體驗的,並不是他。

虧了!

青年忍不住呲了呲牙,看向林仙兒的眼神中,很是複雜。

這可是位蛇蠍美人,吃人不吐骨頭的角色,誰敢愛上她,就要做好下十八層地獄的準備,而青年此時還受到剛剛的記憶和情緒影響,對於林仙兒,那可是極為愛慕的。

看到青年眼中的掙紮,林仙兒眼神一閃,壓住青年的玉手,又稍稍用了點力。

“其實……其實我和他幽會,也是為了你……”

林仙兒鑽進了青年的懷裡,“梅花盜盯上了我,我可不想讓你冒著危險和他決鬥,若是他能在攻擊秦重的時候,你趁機出手……”

林仙兒捧著青年的雙頰,一臉深情的道,“你若是殺了梅花盜,那些世家用來懸賞的財富,正好作為我的嫁妝,而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給你了!”

感受著手中的柔軟,還有麵前林仙兒的深情表演,青年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控製著自己的眼神柔和下來,回憶著記憶裡自己對她的愛意,柔聲說道,“我就是想一直陪在你的身邊,區區梅花盜而已,我不會給他出手的機會。”

盯著青年的眼神,林仙兒終於笑了,笑的甜美嬌俏,仿若仙子臨凡。

即便是知道林仙兒的為人,青年也是情不自禁的心中一跳,雖然沒去過那些風月場所,但青年敢保證,那些幾百年後的頂級頭牌,也不是林仙兒的對手。

她真的能將自己的優勢最大化!

她全身上下都會說話!

感受到了青年的變化,林仙兒笑的更開心了,身子輕輕的扭了扭,“我知道你不怕他,但若是有萬全把握,豈不是更好?我們以後,還有很長的日子……”

林仙兒一邊撩撥著青年,一邊欲拒還迎的道,“而且,男子漢大丈夫,你還肩負著繼承你師父和父親威名的責任,若是一直陪著我,如何練武?”

林仙兒看著青年,媚眼如絲,臉紅如潮,情動如水。

看著林仙兒的表演,青年簡直歎為觀止。

這種女人,絕對不能和她離得太近,否則鐵打的人都受不了!

而且知道林仙兒的性情和後續人生,青年也絲毫沒有幫助她改邪歸正的念頭!

既然如此……

在已經深入交流過,而且熟知劇情,並不想和林仙兒再有交流的青年看來,若是不一次玩個夠,那簡直就是虧到了姥姥家,白瞎了自己這一次的穿越了。

所以……

青年神色一正,嘴角一抹,看向林仙兒說道,“你說得對,我確實不能墜了師父和父親的威名,不能沉迷於溫柔鄉裡,仙兒,你真是我的賢內助。”

“但是!”青年的手重重一緊,“但是看著你和秦重那樣說話,我還是很生氣,你要補償我!”

林仙兒吃痛的同時,眼中卻閃過了興奮的光芒,輕咬下唇,吃吃笑道,“我早已是你的人了,你要我怎麼補償你都可以。”

青年點點頭,翻身而上。

……

冷香小築中的喘息聲,一直持續到了東方既白,燭火自動熄滅,這才緩緩沉寂。

青年走下床榻,穿上錦衣,步履卻依然沉穩。

林仙兒躺在床上,渾身香汗淋漓,一臉滿足。

青年瞄了一眼房中圓桌上的劍匣,眼中卻毫無留戀之意,轉而看向林仙兒,“這劍你一定貼身攜帶,以策萬全。”

林仙兒柔聲笑道,“放心吧,就算是為了你,我也會好好保護自己的。”

青年點點頭,“我走了。”

話音落下,青年就走出了臥室,但他卻沒有走樓梯,而是從走廊的窗戶處翻出樓外,身形一縱,就飛落到後院的樹林中,身形閃爍之間,就消失在樹林深處。

“臥槽!真特麼爽!”

“原來這就是輕功!果然是飛一樣的感覺,太爽了哈哈哈!”

青年表麵不動聲色,但內心卻頗為激動的回到了自己的院落,然後就看到一個侍者端著餐盤來到了自己臥房門前。

“遊少莊主,請用早食。”

新人新書,期待大家多多支援!

(本章完)一場上。隻能說,高階江湖人言語對話中的未盡之意,未必比職場簡單啊!丁乘風眼神一眯,“我來!”雖然他們殺玉簫道人用了計,但即便正麵迎戰,丁乘風也有信心和遊龍生聯手與其硬剛。黃飛雖然厲害,但丁乘風對自己也有信心,並不覺得自己會敗。但遊龍生卻不想和黃飛比劍,無論勝負都不願意,他可不想把荊無命惹出來。金錢幫行事霸道,自有大腦袋去收拾,他充什麼大尾巴狼?更何況上官金虹絕不是好惹的。所以遊龍生一把拉住了躍躍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