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兒!柯央央見池綰音終於有了反應,加劇刺激道:“怪不得南哥說你像一條死魚,隻會乾的抱著一個弱智當寶貝。”池綰音心頭一刺,雙眸不曾從懷中的兒離開過,珠珠吃著手指,一雙閃的大眼睛彎彎的,在朝笑,憨憨的笑。的兒,因為意外,導致智力發育緩慢,以至於六歲了還沒辦法說話,了全城的笑柄。“你看你是太太又如何,生了孩子又如何,還是沒辦法為家傳宗接代,等我生個兒子,太太的位置遲早是我的!”眸閃了閃,剎時掃向了柯央央,...“你好,我是柯央央,請問冀南在家嗎?”

池綰音看著站在門外穿著白貂長靴提著最新款的包包的人,一副睥睨地姿態著自己,帶著一挑釁與炫耀。

柯央央?這不是自己丈夫酒醉時喚過的名字嗎?

一瞬,池綰音瞭然了。

原來是小三上門宮!

池綰音回了柯央央方纔的問話,說:“冀南不在。”

“那我進去等他。”不等池綰音拒絕,柯央央已經進門,門路的拿了鞋櫃上的拖鞋換上,就像是這個家的主人一般。

真囂張!

池綰音抿,跟著走進客廳,想將珠珠抱回房間。

隻是才走到樓梯口,柯央央就住了,說:“幫我倒杯水,要熱的,南哥說人懷孕後最缺水分。”聲音,著一子得意勁。

麵對悉的戲碼,池綰音早已免疫了,沒有理會對方,抱起圍欄中的兒就離開。

柯央央則著急地拉住的胳膊,“你就不想知道我懷的孩子是誰的?”

池綰音不著痕跡的撤開胳膊,繼續上樓。

後柯央央噠噠跟了上來,“我告訴你,這孩子是南哥的,我和南哥現如今同居在仙湖公寓3幢520室裡,不信的話隨時歡迎你來看看,他說要娶我,要讓我的孩子繼承家家產,你識相的趕離婚,趁著年輕再去找一個男人,免得守活寡。”

池綰音麵無表,抱著兒一言不發。

柯央央急了,罵出了聲:“賤人,抱著你那個作踐的賠錢貨跑什麼跑,我在跟你說話,你是啞了嗎!”

池綰音形一頓,抱著珠珠的手收了收。

罵可以但憑什麼罵兒!

柯央央見池綰音終於有了反應,加劇刺激道:“怪不得南哥說你像一條死魚,隻會乾的抱著一個弱智當寶貝。”

池綰音心頭一刺,雙眸不曾從懷中的兒離開過,珠珠吃著手指,一雙閃的大眼睛彎彎的,在朝笑,憨憨的笑。

的兒,因為意外,導致智力發育緩慢,以至於六歲了還沒辦法說話,了全城的笑柄。

“你看你是太太又如何,生了孩子又如何,還是沒辦法為家傳宗接代,等我生個兒子,太太的位置遲早是我的!”

眸閃了閃,剎時掃向了柯央央,最終落在了平坦的小腹上:“有本事,你就生一個!”

柯央央一怔,從池綰音犀利的眼神中探到了一害怕,了脊背,拉高了音:“生,我當然生,我憑什麼不生!我生了之後會拿著孩子的DNA證明來找你的。”

池綰音角微揚:“是嗎,我隻怕你不敢來!”

“我為什麼不敢來?”

“因為我軍醫大畢業,有軍籍啊,軍婚保護法上說的很清楚,破壞軍婚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柯央央臉上一黑,有些怕,咬牙:“你、你……威脅我?”

“這棟房子裡,我四都裝有監控攝像,你方纔說你們同居在哪兒來的?”

柯央央腳步一,頓時注意到了斜上方一個攝像頭正對著的臉。

池綰音輕哼一聲後,轉進了房,關門!

門外,柯央央喚:“池綰音,你拽什麼拽,你不過仗著池家才嫁了南哥,現在池家垮了欠下一屁債,你和你癡呆兒遲早要被趕出去!”

池綰音抱著兒坐在床頭,脊背崩得的,才聽到門外柯央央下樓的聲音逐漸遠去,手機卻又響了。

看到手機螢幕上的備註名,池綰音,深吸一口氣接聽電話:“媽,又怎麼了……”

的媽媽趙德欣,沒事絕不會給電話。

“沒什麼,媽隻是想關心你一下。”

“謝謝媽關心,我很好,沒別的事,就掛電話了,珠珠要睡覺了。”

“等等,晚音,別掛別掛,媽是有點事,那個,婿,他人呢?”

想到冀南,池晚音心頭悶悶的:“不知道,您到底有什麼事,直接說,別讓我再問第三遍。”

“那我說了啊……那個,那個嘛,最近手頭有點,想找婿借點錢……”

錢,又是錢。

自打出嫁,孃家的手也跟著嫁來了。

冷嘲:“媽說說,借了這麼多次,哪次還了的?”

電話那頭,趙德欣理不直氣卻很壯:“不還也沒事吧,你看家也不缺這點,你是我閨,嫁豪門了,拿點錢回孃家接濟一下而已,也是可以的對吧。”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冀南的錢不是我的錢,您想要錢就自己去賺,你們不要臉我還要臉!”

池晚音的心頭就藏著火,遏製的火氣瞬間發出來。

音量的瞬間拔高,卻是嚇到了兒珠珠。

小姑娘下斂著撅起嘟嘟的,雙眼驚恐著,不一會兒就紅了,掉了淚……

池晚音忘了懷裡還抱著兒,連忙將手機放置一邊去抱孩子,極盡溫的哄著:“對不起對不起,寶貝,是媽媽不好,嚇到你了……”

珠珠哭的悄無聲息,越是這樣,池晚音就越心疼。

而手機那邊的聲音還響個不停,池晚音心煩,準備掛掉的時候,趙德欣卻是哭了。

“晚音啊,是媽不好,媽不該找你要錢,可是媽也沒有辦法啊,你哥哥出事了,他在賭場輸了一筆錢,現在人被抓走了,說不給錢的花就要砍掉你哥的手……晚音,當媽求求你,幫幫你哥吧……他不能沒有手啊,他還沒有娶媳婦,我還沒有抱孫子……”

池晚音眉頭皺起。

問:“輸了多?”

趙德欣聽到了一安,吸了吸鼻子,連忙說:“不多,真不多,就一百萬而已。”

一百萬!

還而已!

池晚音不過是個小醫生,拿著家的錢,一個月到手纔不過幾千。

去哪兒湊這一百萬。。罵可以但憑什麼罵兒!柯央央見池綰音終於有了反應,加劇刺激道:“怪不得南哥說你像一條死魚,隻會乾的抱著一個弱智當寶貝。”池綰音心頭一刺,雙眸不曾從懷中的兒離開過,珠珠吃著手指,一雙閃的大眼睛彎彎的,在朝笑,憨憨的笑。的兒,因為意外,導致智力發育緩慢,以至於六歲了還沒辦法說話,了全城的笑柄。“你看你是太太又如何,生了孩子又如何,還是沒辦法為家傳宗接代,等我生個兒子,太太的位置遲早是我的!”眸閃了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