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朋友此刻,正在與一漂亮人在樓上做的熱火朝天。徐溺眼裏落了笑,分不清什麽緒。咖啡涼了。徐溺起。一白底青的旗袍,在上沒有毫的端莊,反而妖的詭魅肆意,風難斂,材也不似那些一味追求白瘦的千金幹癟無味,妖豔而熱辣,與徐溺那張算的上清冷的臉,形了極大的反差。此時一樓比較熱鬧,別墅大的驚人,一層也能容納一百多人狂歡。徐溺算著時間。從十五分鍾前開始。傅祁白帶著那位海歸,隨著人流上樓悄悄進房間。空出三分鍾的調|。兩...深秋蕭瑟,涼意漸濃。

徐溺指尖著咖啡杯沿,胃裏滾滾酸脹,今天沒飲酒,看著神如常,實則大腦恍惚。

視線一抬。

看向樓上。

這裏是一度假山莊,後方是雪場,前麵靠海,本來今晚的派對打算航海出行,突逢大雨便計劃取消。

將這一群富貴子弟都困在了這偌大的別墅中。

同時……

正牌男朋友此刻,正在與一漂亮人在樓上做的熱火朝天。

徐溺眼裏落了笑,分不清什麽緒。

咖啡涼了。

徐溺起。

一白底青的旗袍,在上沒有毫的端莊,反而妖的詭魅肆意,風難斂,材也不似那些一味追求白瘦的千金幹癟無味,妖豔而熱辣,與徐溺那張算的上清冷的臉,形了極大的反差。

此時一樓比較熱鬧,別墅大的驚人,一層也能容納一百多人狂歡。

徐溺算著時間。

從十五分鍾前開始。

傅祁白帶著那位海歸,隨著人流上樓悄悄進房間。

空出三分鍾的調|。

兩分鍾的熱吻。

兩分鍾的寬。

三分鍾的互。

五分鍾的前戲。

這會兒該進主題吃熱菜了吧?

再不濟地話,他路祁白是多不行。

緩步上樓。

這邊佈局相對複雜,房屋縱橫錯的設計,後方是猶如萬花筒般的鏡子,繚視線。

徐溺站在其中一扇門前。

聽不到裏麵靜,隔音效果太好,樓下音樂聲不斷。

徐溺靠著那著影影綽綽的鏡牆,高跟鞋在地麵碾了碾,手中把玩著手機,開了藍芽連線,樓下有一塊巨大的投屏,沒人使用,現在連線上,能搞一場彩絕倫的直播。

免費的大片教學。

神閑適,甚至還有空給自己剝一顆糖吃,隨後開啟手機錄影。

正踹門。

哢——

隔壁有靜傳來。

徐溺下意識側過頭,開著錄影的鏡頭便對準了那扇門。

隔壁房開了門,也不知裏麵的人在做什麽,他剛好站在門口穿鏡前整理自己白休閑的襯衫,男人是背對著的,高極高,寬肩窄,比例,他正低頭挽著袖口,作慢條斯理,莫名著一種之中殺出的極端來,那節手骨修長而圓潤,白的驚人。

徐溺視線下挪。

男人腰細而有力,好像大腦被片刻侵了什麽。

——看起來就很會做的樣子。

這道聲音在腦海響起。

徐溺舌尖頂了頂糖,忽然想起今天聽他們聊起的一個人,傅祁白有個海歸堂哥剛剛回國沒多久,學醫的,今天也來這派對了,在港城能隻手遮天的,隻有傅姓一家。www.x33xs.com

而傅家支係眾多。

傅祁白算是家裏旁支年紀比較小的。

底下的人,都見過,名字也的出來。

但是這個男人。

眼生。

向來觀察力驚人,這個男人那雙手,太過細,像極了拿手刀的手。

——是醫生。

徐溺忽而瞇眼。

傅祁白的堂哥……好像比傅祁白更掌權一些。

短短幾秒鍾。

徐溺心思百轉千回。

原本的計劃,倏忽之間大變風向。

直播傅祁白和富家做,對他來說隻是短暫的笑柄,造不了太大的實質傷害,但徐溺素來睚眥必報,十倍奉還,這事兒不能這麽輕易不痛不翻篇。

頓了頓。

徐溺關了手機螢幕,朝著那男人走了過去。

許是聽到高跟鞋響。

男人在鏡子裏的視線一側,落在上。

薄涼、冷淡、好像無無求的佛子。

整個人彷彿是冰泉潤出來的。

徐溺後背都冒了冷汗,有點驚嚇,又有種不明的漾。就那麽迎著男人視線,走到門口,“傅先生?”

傅歸渡淡淡睨著:“什麽事。”

徐溺舌尖將糖藏於舌下,頭皮微微冒汗,男人視線明明那麽冷淡,卻有種難言的氛圍烘托,眼眸一彎,“我徐溺,大概您已經忘了,去年在傅家老爺子壽辰上我們見過,應該說,我單方麵的關注您,隻是您當時走得急,沒來得及認識,我……一直記憶深刻。”

溫言語,算得上的。

這是徐溺天生擁有的特質。

當然了。

這話也是胡謅的。

隻是記得傅祁白提到過,這堂哥是個孝順的,年年回來給老爺子慶壽,傅家百年族,各大家族登門祝賀也是正常,這麽說也沒什麽。

像這麽個有的大人心心念念記掛一年多。

是個男人都心裏會有波瀾。

而也拿著分寸,不至於過分唐突。

傅歸渡徐徐轉,斂眸看著,那神瞧不出端倪。

須臾:“徐小姐,看來你是個長的人。”

這話彷彿開了個閘口。

徐溺:“嗯……不過能不能勞煩您幫我個忙?”

前言後語實在偏差甚大。

令人不著頭腦。

傅歸渡垂眸理了理袖口:“請講。”

徐溺看向他後屋:“我剛剛在三樓不小心將手鏈掉你這間臺了,我能不能去找找?”

傅歸渡讓開路,意思請便。

徐溺往裏麵走,帶過一陣馥鬱香水味,並不俗氣,反而十分特殊,有彷彿森林篝火沉其中的盛大,乍一聞,是清冷的,可後調卻是綿綿纏纏的後味。

傅歸渡下意識蹙眉。

他不喜歡太重的香水味。

偏頭去看人,已經走到了臺俯尋找。

腰細若楊柳,比勾魂。

畫麵有極強的衝擊。

傅歸渡神卻仍舊淡泊。

直到。

徐溺回過頭,“在下麵一點,我夠不著,傅先生能幫我撈一下嗎?”

傅歸渡沉默一陣,邁而來。

看著他走近。

徐溺握著護欄的手攥。

男人停下。

微笑著讓開,指了指一。

傅歸渡看了一眼,的確下邊有一條細細閃閃的鏈條。

他也不拆穿什麽,彎腰手去撈,他個子高,手長長,很容易拿上來,細細鏈條在他手指輕挑著,徐溺沒急著接。

“傅先生怎麽沒下樓去喝酒?”

反倒輕問一句。

傅歸渡斂眸:“吵鬧。”

徐溺卻覺得虛偽。

既然人已經來了這派對,何必再如此嫌棄。

歪歪頭,視線落在他指尖手鏈,抬起手似無意地過他食指,輕若鴻羽,卻容易瘙難耐。

將手鏈握在掌心。

抬頭,眼神算得上直勾勾:“要一起喝一杯嗎?”

您提供大神三春裏的錯大佬後,京圈第一夫人了一塊巨大的投屏,沒人使用,現在連線上,能搞一場彩絕倫的直播。免費的大片教學。神閑適,甚至還有空給自己剝一顆糖吃,隨後開啟手機錄影。正踹門。哢——隔壁有靜傳來。徐溺下意識側過頭,開著錄影的鏡頭便對準了那扇門。隔壁房開了門,也不知裏麵的人在做什麽,他剛好站在門口穿鏡前整理自己白休閑的襯衫,男人是背對著的,高極高,寬肩窄,比例,他正低頭挽著袖口,作慢條斯理,莫名著一種之中殺出的極端來,那節手骨修長而圓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