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方向了。“嗯,我是有這方麵的擔心。”對於同伴的詢問,白啟雲並沒有選擇隱瞞,他將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聽後,熒自信地拍了拍胸脯。“放心吧,我的話還是有些實力的。”“是啊是啊,旅行者可是很厲害的!”派蒙與熒的一唱一和讓白啟雲自己都覺得是不是有些想多了。他鬆了口氣,將心神重新平靜下來。“我們走。”————————歌德大酒店,最頂層包房。一名雷瑩術士跪在地上渾身發抖,高跟鞋踩在地麵上的聲音在她的耳邊此起彼伏...“把東西都拿出來。”

幾個看管在宿舍裡檢查著人們的行李,連床上的被褥都沒有放過。

雖然沒有找到什麼跟這起事件相關的東西,但檢查出了一些危險的器具,比如餐刀、繩索之類的物件確實不少。

“你們幾個,把他床上的東西都拿下來。”

洛斯的宿舍內,看守們開始搜查他的遺物。

身為犯人,洛斯的生活十分簡樸,生活用品也隻有最簡單的被褥牙刷以及洗臉盆這些簡單的物件。

除了這些之外便再無他物。

看守們皺著眉頭打量著眼前這堆破舊的生活用品。

除了牙刷之外,被褥臉盆甚至毛巾都是二手的。

也不知道洛斯是從哪裡搞到手的。

“嗯?你在看什麼?”

驀地,看守突然發現房間裡有個人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還捧著一本書。

他似乎對突然闖進來的看守毫無興趣。

聞言,青年隻是淡淡地瞥了看守一眼。

“看書。”

“廢話,我還能不知道你在看書?”

說罷,看守上前一把將書奪下。

書的內容也沒什麼稀奇的地方,就是一些楓丹的法律守則,應該是一本用來普法的書。

掃了兩眼,看守便把書還給了青年。

見狀,青年也沒有生氣,依舊自顧自地翻動著書頁,完全不在意逐漸變得喧鬧起來的周圍。

就好像那些黑色的字型有什麼魔力一般,深深地吸引著他。

“這裡好像沒什麼東西了。”

幾個看守對視一眼,默默地離開了宿舍。

本來他們還想透過洛斯的生活環境來推斷他的行為,但目前卻是一無所獲。

“他的那幾個室友”

“別想太多,昨天就有人來問過了。”

作為洛斯在梅洛彼得堡內僅有的會產生聯絡的人,他的幾位室友在昨天第一時間就被傳喚過問話了。

據他們所說,最後一次見到洛斯是他自己去食堂吃午飯,最後便再也沒有見過他。

但據特許食堂的經營人布蘭所說,他並未見到過那位洛斯先生。

也就是說,洛斯應該是在前往食堂的路上遇害的或者說是自殺。

雖然鎖定了死亡時間讓警員們受到了幾分鼓舞,但最重要的死亡動機卻一直沒有苗頭。

如果是他殺,現場沒有留下任何有關的嫌疑犯線索。

如果是自殺,洛斯本人又沒有動機。

他的母親還在外界孤苦伶仃地躺在病床上,他自己先一步走了,不太符合過往他表現出來的孝子人設。

聽他的室友說,洛斯在宿舍裡也一直是獨身一人,也就偶爾會跟其他人一起去食堂吃飯和去浴室洗澡,有個照應。

得到了這個訊息,看守們也挨個找了過去問話,但卻沒能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

總的來說,沿著洛斯案子調查下去基本沒有什麼線索。

至於萊歐斯利另闢蹊徑的辦法額,貌似也沒什麼進展。

整個梅洛彼得堡都被看守們搜了一遍,沒有找到旋魔會的任何痕跡。

彷彿那些人真的不在此處一樣。

作為除了萊歐斯利之外,第二個知道內幕的人,白啟雲坐在自己的寢室內翻閱著調查報告。

沒錯,萊歐斯利將自己掌握的訊息給他無償地分了一份。

內容都是老生常談的東西,但他卻從中看到了些許不太一樣的地方。

“這些人的特點好像跟之前頭疼的人一樣?”

看著跟洛斯搭班結夥過的人,白啟雲突然發現這些人都是年紀輕輕,而且最近產生過頭痛的狀況。

白啟雲站起身來,在室內來回踱步。

————

“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

審訊室內,菲米尼麵對著看守,無奈地為自己辯解著。

昨天這些人剛把他們幾人放走,今天就傳喚了過來。

果然嗎,被那個公爵盯上絕對沒有好事。

“你做不做不是你自己說的算的,得看我們怎麼認為。”

對於菲米尼的辯解,警員們並不採納,反而覺得有些聒噪。

事實上,作為案發現場的第一發現者,警員們一開始也沒有把幾人納入懷疑物件。

但昨天夜裡突然從上級那裡接到了訊息,說是要將菲米尼等人看押起來。

沒辦法,即便沒有什麼理由他們也隻能照做。

說實話,就個人而言,他本人是不太相信菲米尼等人是兇手,畢竟完全沒有作案動機。

兩人在入獄前也沒有任何交集,而且案發現場的發現人又是那麼多。

就在警員還想跟菲米尼扯皮的時候,一旁的助理突然跑了過來,伏在他耳邊輕語了幾句。

警員臉色一變,當即起身向外走去,嘴裡還罵罵咧咧地道。

“怎麼又死人了,這世道真是邪了門了。”

在管理層的一處偏僻之處,一個麵相清瘦的年輕人正躺在那裡,周圍圍滿了一圈人。

不同於洛斯的死亡現場,這次警員們還沒來得及將現場封鎖便已經被犯人們發現。

人們對著麵前的青年指指點點。

“這人我見過,好像是之前跟洛斯那傢夥一起吃飯的人。”

因為洛斯的死亡,現在的他可比活著的時候名氣大多了。

一些平日裡不怎麼注重洛斯的人因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也開始不斷地在腦海中挖掘著跟洛斯相關的記憶。

畢竟梅洛彼得堡就這些人,大家又都在一個區域工作,低頭不見抬頭見。

再怎麼存在感低也會有人跟洛斯打過照麵。

連帶的,生前跟他走在一起的幾人也開始被人們注意到。

沒想到其中一位竟然會變成這種樣子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讓一讓,讓一讓!”

警員們姍姍來遲,連忙將吃瓜群眾們跟案發現場隔離開來。

熟悉的隔離帶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散了散了,死人而已,沒見過嗎?”

看守用豪橫的語氣驅散了在場的眾人。

犯人們也不敢有什麼怨言,頓時如作鳥獸般散開。

“算了算了,回去睡覺了。”

“最近幾天不安生啊,還是少出去閒逛為好。”

“這些看守最近是不是沒巡邏啊,怎麼老有死人。”

不過從他們的言語間不難看出,這段時間的茶餘飯後恐怕又有新的談資了。來請接受懲罰。”“懲罰?什麼懲——”少年的話音未落,一旁的機械守衛的手中蹭地一下竄出來了一柄短劍,朝著剛剛坐到位置上的白啟雲刺了過去。“小心!”所幸第一層拿到的生鏽的長槍並沒有被他扔掉,反而緊緊攥在了手中。此時狀況突發,白啟雲絲毫不敢留手,直接用槍桿頂住了對方的突然襲擊,隨後一腳朝著對方空門大開的下半身踢了過去。“彭!”原本由鋼鐵構築的下半身此時竟然被一腳踢了個半殘,兩條好好的腿直接被踢飛出去了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