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然是隨著張燕進了屋。“二狗,沒吃飯的吧,在這裡吃。”張燕給二狗拿了一張椅子,讓二狗坐下。“吃什麼菜?”二狗沒想其他的,隻想著張燕會用什麼來招待自己。“放心,準讓你吃的好。”張燕笑著站了起來,朝外麵走去。看著張燕扭著屁的樣子,二狗的心裡直,想想自己最近好像是走桃花運了,到的人一個比一個漂亮,有山裡的,有鎮裡的,還有城裡的,真是每一個都有不同的段,沒一個都是不同的味道。二狗心裡尋思著今晚能不能留在這裡...“咱們的生活真幸福,幸福的生活像花朵……”二狗今天很高興,裡哼著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調子。

今天非常順利,是二狗到磚廠以來,賺的最多的一天,刨除油錢,有三十多塊的利潤。

“二狗……”

二狗剛剛回到家門口停好手扶拖拉機,一個人的聲音從後傳了過來,還帶著火藥味。

“嬸,你這是咋了?”二狗奇怪的看著怒氣沖沖的劉月苗,心想難道那天不小心抱了一下,抱出問題來了?

“咋了?你說說看,說好了的事,你為什麼不麵了?”劉月苗走到了二狗的邊,聲音還是沒見小。

“嬸,這到底是咋了?”二狗已經把那天答應去接張燕的事全忘記了。

“你還問,真是沒良心的,答應接張燕去鎮裡,怎麼就自己一個人跑了,真當咱家張燕沒人要了啊?”劉月苗說話很直接,雖然非常喜歡二狗這樣吃苦耐勞,人又長得高大的小夥子,但是欺負的寶貝兒,那是任誰也是不可以的。

“哦……”二狗猛的拍了一下腦門,忽然記起了這檔子事。自己和陳麗麗在山上過了一夜,真把這事忘得一乾二凈了。

“嬸,真是對不起了,我昨晚本就沒回來,車子陷在了半道上,到了早上才拉出來。”

“真的?”劉月苗有些不信的著二狗。見識的男人太多了,誰知道二狗是不是編造藉口啊!

“當然是真的,你不信去問周山山。”雖然二狗很不喜歡周山山,但此時也隻有這樣說了。

“好吧,我暫且相信你,那你跟我來一趟,張燕那裡你自己去解釋。”劉月苗直接拽住了二狗的手,直往的小診所扯。還真把二狗當婿看了,這還沒怎麼呢,要真和張燕好了,那還不知道怎麼樣了。

二狗沒有辦法,隻好跟著劉月苗去,這劉月苗也是,一直這樣拉著也不放,經過河邊時,有很多婦在這裡洗服,看到劉月苗拉著二狗走,一個個的抬頭了過來。

這些婦都穿著大花短和淺花背心,因為這樣方便在河水裡洗服。一個婦用手撐了撐旁邊的另一個,笑嘻嘻的說道:“快看,那婆娘拉著二狗乾嗎?”

“乾嗎?那裡了唄,沒聽過二狗那裡特大啊,止一流……”

“哈哈哈……”

洗服的婦聽了,一起大聲的鬨笑了起來。

二狗聽了臉都紅到了耳子,但是劉月苗好像毫不在乎,一路扯著二狗示威般的朝診所走去。沒老公,本就不怕家庭出問題,別的人都是盡量避免出閑話,而劉月苗好像還故意讓別人看到似的。其實就是故意讓人知道二狗和家的關係不一般,是想先占住二狗再說。

“嬸,我手痛了。”二狗隻好找了個理由,想讓劉月苗放開自己。

“痛什麼痛,嬸上還不夠和啊,挨著你會痛?”劉月苗了自己的,表示本不會弄痛二狗。

二狗的手臂被球浪沖了一下,立刻不再說話了,隨劉月苗抓著走。

“兒啊,二狗來了,他可沒有看不上你,昨天是拖拉機出問題了。”剛剛走到診所門口,劉月苗就喊了起來。

“二狗……”聽到劉月苗的話,張燕急忙從裡麵跑了出來。

“喂,怎麼搞的,我屁都撈出來了,不給打針跑哪裡去啊?”診所裡傳出來一個人的喊聲。

“哦哦哦,馬上來,馬上來。”張燕看了二狗一眼,笑著又急忙轉了回去。裡麵的病人還等著打針,卻不管不顧的跑了出來,人家連子都已經了。

二狗在外麵等了一會,裡麵才走出來一個婦,是桃花周老漢的媳婦,看到二狗,鼻子哼了一聲,一邊整著裳,一邊走了。

“二狗,你來啦?”張燕又走了出來。

“呃,張燕,我昨天拖拉機確實是出問題了,一夜沒有回來。”

“我知道,我相信你。”二狗能來解釋,張燕就已經很高興了,哪裡還真會生氣啊。

“二狗,進來坐。”張燕走過來拉住二狗,朝診所裡扯,還真有二狗小媳婦的味道。

二狗本來對張燕印象就不錯,當然是隨著張燕進了屋。

“二狗,沒吃飯的吧,在這裡吃。”張燕給二狗拿了一張椅子,讓二狗坐下。

“吃什麼菜?”二狗沒想其他的,隻想著張燕會用什麼來招待自己。

“放心,準讓你吃的好。”張燕笑著站了起來,朝外麵走去。

看著張燕扭著屁的樣子,二狗的心裡直,想想自己最近好像是走桃花運了,到的人一個比一個漂亮,有山裡的,有鎮裡的,還有城裡的,真是每一個都有不同的段,沒一個都是不同的味道。

二狗心裡尋思著今晚能不能留在這裡睡,看張燕和媽對自己的態度,應該要睡張燕也是有可能的事。想到這裡,二狗的下麵有了反應了,悄悄支起了帳篷。

“張燕啊,弄晚飯呢?”

“是啊,香妹嫂子,你咋這麼晚?”

聽到外麵張燕和王香妹的對話,二狗急了起來,剛剛支起的帳篷瞬間塌了下去。

“哦,二狗也在啊?”王香妹一步邁了進來,裝作不知道二狗在這裡,其實剛才就是聽了河邊人的議論才藉口過來看看的。

“嫂,嫂子,你咋來了?”

“就興你來,不許我來啊!”王香妹答了一句,回頭對張燕說道:“張燕妹子,給我拿包耗子藥。”

“嫂,嫂子,我這裡沒有耗子藥。”

“沒有啊,那拿包砒霜。”

“毒藥,毒藥也沒有。”張燕看著王香妹,覺今天非常的奇怪。

“那來包瀉藥吧,這總有了吧?”

“嫂子,瀉藥也沒有,要是便,調調腸胃的我倒是有。”

“怎麼都沒有啊?那算了,張燕妹子,那你忙,嫂子走了!”王香妹看也沒看二狗,轉走了出去。

看到這種狀況,二狗明白王香妹這是明顯的來做給自己看的,看來今晚不敢在這裡睡覺了,剛纔不是耗子藥就是砒霜的,二狗真擔心自己小命玩完。

沒想到王香妹平時總二狗找朋友,但是一旦有別的人出現了,還真是反應強烈啊!二狗示威般的朝診所走去。沒老公,本就不怕家庭出問題,別的人都是盡量避免出閑話,而劉月苗好像還故意讓別人看到似的。其實就是故意讓人知道二狗和家的關係不一般,是想先占住二狗再說。“嬸,我手痛了。”二狗隻好找了個理由,想讓劉月苗放開自己。“痛什麼痛,嬸上還不夠和啊,挨著你會痛?”劉月苗了自己的,表示本不會弄痛二狗。二狗的手臂被球浪沖了一下,立刻不再說話了,隨劉月苗抓著走。“兒啊,二狗來了,他可沒有看不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