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林晟舒每天必吃、傻子都能看出他喜好的肉沫茄子和紅燒肉。“快吃吧,待會就涼了。”喻晚煙淺聲說道。【怎麼有種大朗喝藥的感覺?】林.大朗.晟舒額角鼓動:真想把這該死的保潔毒啞。可惜氣的他火冒三丈的是王檸樂的心聲,毒啞也冇用,所以林晟舒做了幾個深呼吸,與自己和解,努力找找王檸樂其他的優點,來剋製一下殺意。比如她做的菜就不錯,很有沐宛的味道。林晟舒冇有一點點防備,在喻晚煙的注視下,吃了一大口。“yue!!...-

很喜歡上班,有種黃金礦工挖到神金的感覺。

不是啊!

怎麼會有人淩晨四點把保潔喊起來做飯呢?!

王檸樂睡眼迷濛,拎著抹布掃把,飄進廚房。

吳管家眼角一抽,趕緊把王檸樂手中的清潔工具換成了鍋鏟菜刀,說道:“小王啊,林少餓了,想讓你做些拿手菜。”

王檸樂怨氣比女鬼還大,陰測測的開口:“做飯不應該找陳媽嗎。”

還有林少是誰?整個洋柿子彆墅233號不就隻有她,吳管家,陳媽和陳保安四個人嗎?

【宿主宿主,林少就是虐文《狂少掐腰爺爺纏綿》的男主林晟舒!!來了來了,劇情開始了!!宿主我之前和你說過的,他後期在雨夜跪了三天三夜挽留女主喻晚煙的名場麵,就發生在這個彆墅!!】

完全不記得了,而且那是夜夜纏綿!不是爺爺!

王檸樂被係統的致命錯字給乾無語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快去修你的bug吧,爭取儘快康複,讓我早日當上富婆。】

【好的宿主,俺會努力的!】係統承諾道,用力拍拍胸口,因為力道太大,反而捶出了幾個0和1組成的代碼,它正在王檸樂腦子裡上躥下跳的找。

王檸樂頓時覺得自己的富婆人生越來越遠了。

原來,王檸樂本是一個活潑開朗,眼神清澈的女大學生,結果不幸死於意外,意識彌留之際,係統突然出現說願意給她一個機會。

隻要穿進一本狗血文小說裡當惡毒反派,等全書劇情結束,就可以獲得百億獎金!

但凡猶豫兩秒,都是對財神爺的背叛,所以王檸樂果斷點頭。

結果呢,換來的是係統程式出現bug,任務模塊丟失,商城關閉,主係統失聯,最糟糕的是穿越落點計算錯誤,穿進了一個狗血文合集的世界!

以至於王檸樂穿越了,不僅餘額清零,連學曆也被迫清零,千辛萬苦才找到洋柿子彆墅的保潔工作。

六險二金,包吃包住,月薪5000。

“林少可能吃膩了陳媽做的菜吧,小王,你可要把握住機會啊,林少現在很少來咱們洋柿子彆墅住了,你來得晚,還冇見過林少,不過你可一定要爭氣,乾過七隻喵公寓的那些人!”年過半百的吳管家試圖給王檸樂打雞血。

聞言,相由薪生的王檸樂跨起個批臉。

“小王你這月的獎金翻倍。”

密碼正確!王檸樂頓時雙眼放光。

“那林少他是想吃西芹草莓還是砂糖橘炒荷蘭豆?”

這都是她在大學食堂勤工儉學時,學到的拿“首”菜,好吃到頭掉嘞!

吳管家:……

“就普通的肉沫茄子和紅燒肉就好了。”說完,吳管家就轉身離開,給王檸樂留出大顯身手的空間。

冇想到豪門虐戀文裡身價百億的霸總,口味居然如此的接地氣。

看來作者和她一樣,窮過但冇富過。

【因為林晟舒的白月光,最擅長的就是肉末茄子和紅燒肉,所以林晟舒為了懷唸白月光,找喻晚煙做替身時,也要求她學做這兩道菜,隻是喻晚煙做的味道不像,林晟舒還會生氣呢!】

係統八卦的和王檸樂分享著,雖然功能損壞,但是下載過的狗血小說都儲存在係統的本地存儲裡,它還是可以翻閱檢視小說劇情。

【他白月光死了?】

【冇啊,就是出國留學了。】

王檸樂皺眉,很難不懷疑,自己未曾謀麵的雇主林晟舒是不是失信人員,被限製出行了,還是買不起航線,不能飛了。

【哦,白月光是去的德國留學,學工科,五年後纔回來,現在天天趕課業,林晟舒飛過去也冇時間見。】係統接著補充。

王檸樂:……這本狗血虐文小說設定,竟然在不重要的地方,該死的合理!

邊和係統八卦吐槽《狂少掐腰夜夜寵》癲狂的狗血劇情,王檸樂很快就把肉末茄子做好了,可對著紅燒肉犯難了,她不會啊。

現學來不及,而且吳管家在催了,要是林少生氣了,不僅獎金冇有,還得扣工資!

【宿主,你不買了料理包嗎?】

係統一語驚醒夢中人。

對哦,明天中午陳媽請假,她提前買了料理包準備對付一頓,畢竟在占地888公頃的洋柿子彆墅區,外賣配送費比命都貴。

於是一盤師承食堂菜係的酸辣味肉沫茄子,和一盤三分鐘快手料理包紅燒肉,端上桌了。

*

“喻晚煙,要不是你的臉和沐宛有些像,我連看都不會看你,還下作的想儘辦法打聽我的喜好,怎麼,你是想討好我,取代沐宛的位置?”

林晟舒的姿態高高在上,手緊緊箍住喻晚煙的下巴,語氣輕蔑的表示,“可惜啊,贗品就是贗品,菜學的再像,味道還不如我彆墅裡一個小小保潔做的!”

說完,林晟舒嫌惡的一甩手,喻晚煙被揮到一邊,失去平衡跌坐在椅子上,烏黑的長髮掩住她一半泫然欲泣的臉,頂級的虐文女主顏值瞬間征服了王檸樂的心!

這就是被霸道總裁強取豪奪的嬌軟美人嗎!

小小保潔當即衝冠一怒為紅顏,在心裡罵罵咧咧開了。

【謔哦,開了眼了,真是生活索然無味,□□cos人類啊。】

【有些人雖然心都隨著白月光一起出國了,但身體還能按捺不住寂寞去找替身,可怕的很哩!】

一道陌生的女聲,突然在耳邊響起,不論是林晟舒還是喻晚煙都愣了一下,隨後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剛剛進來,正在低頭佈菜的王檸樂。

現場除了他們,就隻有這個女人了。

從來冇有被人當麵罵過,林晟舒暴跳如雷,氣的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你剛剛說什麼?!”

王檸樂抬頭,茫然的左右看看,發現林晟舒和喻晚煙都看著自己,用五官生動形象的演繹了一下‘啊,我嗎.JPG’的表情包,無辜的表示:“林少,我冇有說話啊。”

【除了你自己野豬情緒失控症大爆發,在瘋狂叫喚,也冇其他人說話啊,還是這渣男終於癲了?】

兩道聲音前後響起,林晟舒和喻晚煙都聽出是王檸樂的聲音,可是王檸樂說完第一句話後,就冇張嘴了,聲音卻依然在他們耳邊響起。

詭異的情況,讓臉色鐵青的林晟舒都冇辦法對王檸樂發火,滿腔怒氣不停上上下下,最後變成一個響亮的嗝。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隻是康橋之外的地方,非常鬨騰——

【啊這……我一直以為打奶嗝是傳說,冇看出來林晟舒長得人高馬大的,一副霸道總裁的樣子,私下裡也打奶嗝,惡熏熏!】

“噗嗤。”

一直沉默的喻晚煙冇忍住笑了,微紅的眼尾綴著氳亮的水痕,被燈光下,折射出碎星般的流光。

看到無所不能的林氏集團總裁吃了個暗癟,性格柔弱、從來處於弱勢方的喻晚煙,卻好像突然打開了什麼奇怪的開關一樣,凝聚出一點小小的勇氣,在林晟舒惱羞成怒前打圓場。

“先吃飯吧,你今天晚上光喝酒了,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吧。”她柔聲道。

林晟舒臉色不善,但還是順著喻晚煙遞過來的梯子,隻是臨坐下前,冇憋住放了幾句狠話想要挽回一下倒地的架子:“認清你的位置,你隻是我花錢買來的玩兒意兒!”

王檸樂低眉順眼的翻了個白眼。

【玩~兒~意~兒~,兒化音不會用就彆亂用,整這死裝的。】

【還認清楚自己的位置,嘖嘖嘖,你牛的,你咋不給人家個GPS定位啊?】

林晟舒呼吸一窒,氣到發抖,又捏碎了一個新杯子。

他銳利的眼瞪得好似一塊圓形統計圖,帶著百分百的憤怒:“地上有玻璃渣也不知道主動打掃,冇點眼力見,你這個月的獎金扣光!”

什麼?

這個賤人在說什麼啊!

王檸樂瞬間紅了眼。

她在極端憤怒的情況下,說:“好的,林少,我馬上收拾。”

手上還不忘掃垃圾。

【@#¥%……&(%%)!】

【媽德!天天就知道捏捏捏的,你小子給我等著嗷,下次采購杯子,我都給你換成防彈玻璃材質的,讓你捏個夠!】

林晟舒的心情好轉了,至於小小保潔的幼稚報複,他嗤之以鼻,待會就直接讓吳管家開除王檸樂。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能聽見她的心聲,但林晟舒性格霸道桀驁,可忍不了身邊有個天天罵自己的人。

【啊啊啊還是不解氣,要不等這人以後在雨夜跪地三天三夜懇求喻晚煙原諒的時候,我把他狼狽的照片拍下來發給狗仔!】

林晟舒:???

喻晚煙:???

這個保潔在說什麼鬼話啊,他堂堂A市並列首富第8位的林氏集團總裁,怎麼可能為了挽留一個替身,在大雨天下跪三天三夜!

造謠!必須處以開除之刑!

【不不不,看時間,我還得等八年,有仇不報光憋著可是會傷害我純潔的靈魂!我看看啊,有了,過幾天林晟舒要去參加一個非常重要的競標會,對手公司為了成功競標,居然……】

係統還在和bug大戰,王檸樂也冇打擾它,隻是打開了《狂少掐腰夜夜寵》找了起來,果然從裡麵找到了一段抓馬的劇情。

【好瘋癲的商戰啊!那我就等著看好戲了!】

居然什麼,瘋癲什麼,你倒是快說啊!

聽到心聲的那一刻起,林晟舒就知道自己家的保潔大概有點神異,但也冇想到她好像能預知未來。

頓時心情複雜。

現在麵對一直在心裡罵罵咧咧的王檸樂,林晟舒有種花天價買了過期的藿香正氣水一樣,價格高昂不能吐,硬頭皮吃味道還噁心。

屬於能用,但是隻能憋屈的用。

對比之下,喻晚煙心情不錯,原本今晚被林晟舒羞辱的難堪一掃而空。

她夾了一筷子肉末茄子,想嚐嚐靈魂有趣的王檸樂的手藝,剛一入口,喻晚煙就明白了什麼叫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第一次,用歹毒來形容一道菜的口味。

對此,喻晚煙眼波流轉,某個瞬間,好像鮮活起來了一樣,她柔順體貼的替還在生悶氣的林晟舒夾了一大碗肉末茄子和少量口味正常的紅燒肉。

今天其實是林晟舒的白月光溫沐宛出國的第108天紀念日,喻晚煙雖然不喜歡林晟舒強迫自己當替身的行為,但還是非常感激他出錢付了媽媽的醫藥費、爸爸的賭債、弟弟的學費,所以帶著報恩的心理,喻晚煙做了林晟舒每天必吃、傻子都能看出他喜好的肉沫茄子和紅燒肉。

“快吃吧,待會就涼了。”喻晚煙淺聲說道。

【怎麼有種大朗喝藥的感覺?】

林.大朗.晟舒額角鼓動:真想把這該死的保潔毒啞。

可惜氣的他火冒三丈的是王檸樂的心聲,毒啞也冇用,所以林晟舒做了幾個深呼吸,與自己和解,努力找找王檸樂其他的優點,來剋製一下殺意。

比如她做的菜就不錯,很有沐宛的味道。

林晟舒冇有一點點防備,在喻晚煙的注視下,吃了一大口。

“yue!!!!!”

驚天的嘔吐聲響起,王檸樂被嚇傻站在原地,大腦也一片空白,完全是下意識的喊出:

“清湯大老爺明鑒,草民冇有下毒啊!”

被醋和糖梗住脖子的林晟舒差點看見了河對岸的太奶,耳邊還隱約聽到什麼湯第二碗半價。

林晟舒咬牙切齒:“我和你有仇嗎?你是故意做那麼難吃的吧!”

王檸樂唯唯諾諾的低頭,小聲的辯解:“冇仇冇仇,我水平就這樣的。”

林晟舒不信。

“那你冰箱裡放著的肉沫茄子,味道為什麼那麼好吃!”

王檸樂傻眼,絞儘腦汁纔想起來——

【那不是料理包商家送的試吃裝嗎!今天陳媽做了波龍,我就用餐盒裝了但冇拿的出來吃!】、

所以林晟舒找遍全A市的頂級廚師,都冇有再現過當年溫沐宛為他做的菜的味道,竟然是料理包?!

林晟舒嘴唇顫抖,難以接受。

王檸樂還在兀自腹誹。

【好啊,堂堂霸總偷吃我料理包也就算了,還汙衊我的廚藝!】

汙衊廚藝。

好小眾的文字。

喻晚煙從心裡油然而出一種欽佩。

-聽我的喜好,怎麼,你是想討好我,取代沐宛的位置?”林晟舒的姿態高高在上,手緊緊箍住喻晚煙的下巴,語氣輕蔑的表示,“可惜啊,贗品就是贗品,菜學的再像,味道還不如我彆墅裡一個小小保潔做的!”說完,林晟舒嫌惡的一甩手,喻晚煙被揮到一邊,失去平衡跌坐在椅子上,烏黑的長髮掩住她一半泫然欲泣的臉,頂級的虐文女主顏值瞬間征服了王檸樂的心!這就是被霸道總裁強取豪奪的嬌軟美人嗎!小小保潔當即衝冠一怒為紅顏,在心裡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